的黎波里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美国,重返中东 [复制链接]

1#
白癜风有什么忌口 https://m-mip.39.net/disease/mipso_5984335.html

作者:一界onworld

本文授权转载自:一界onworld(ID:yiji_)

特朗普是美国至今唯一一位在任期间没有发动过战争的总统,而在沉寂四年后,超级大国美国在拜登上任的第二个月就重新开动战争机器,向叙利亚境内的什叶派武装发起“外科手术”式空袭。拜登和民主党建制派技术官僚的行动实属意料之中。彼时特朗普时期撤离中东而造成了结构性权力真空,现如今,四年之后,拜登回来了。

本文旨在跳出国家和地区概念的束缚,放大考察格局,从结构层面分析美国重返中东的原因,以及民主党强化在中东的战略存在对国际政治结构和全球权力分配的影响。我们将不运用还原主义方法去具体分析相关国家的收益与损失,而是侧重于阐述拜登对中东的兴趣引起的美国全球战略布局和国际局势变化。为此,肯尼思·华尔兹在著作《国际政治理论》中提出的结构现实主义范式将是本文的指导性研究方法。

阐述与评估拜登重返中东对结构的影响,需要分三个部分进行。首先,我们要了解特朗普向印太倾斜后形成的中东“权力真空”;其次,我们要分析拜登团队重回中东的方式和全球布局;最后,我们要评估美国将来对中东格局的重塑在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背景下的影响。

01

特朗普与“权力真空”

肯尼思·华尔兹善于运用宏观经济学知识来类比国际政治。一个国家好比一个企业,在类似于完全竞争市场的霍布斯“自然状态”无政府国际社会中,就像企业把有限的生产要素投入到不同类型产品的生产一样,国家也需要把有限的政治资源投入到不同的外交活动中。

这个类比的意义在于,它阐明了即使是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在面对全球四面八方的挑战时,也有可能顾此失彼、应接不暇。也许美国的航空母舰在每一个热点地区都够用,分布全球的数量众多的美国外交官和跨国公司可以孜孜不倦地开展外交,华盛顿的官僚和智库也可以源源不断地提供智力支持。但是退一万步说,决策层的精力是有限的,一条推特不可能同时骂两个国家。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退出中东不是既定战略,而是一种被迫牺牲。

特朗普政府上任之初就提出了脱胎于“亚太再平衡”的“印太战略”,将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