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黎波里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利比亚局势逐步升级,专家称联合国一人一 [复制链接]

1#

记者

田思奇

当地时间周一(4月8日),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附近战事升级。由哈利发·哈夫塔尔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LNA)无视联合国的停战请求,并对米提加机场发动空袭。作为的黎波里仅剩的一座民用机场,往返该地的航班已全部暂停。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周一晚间强烈谴责冲突升级,敦促立即停止一切军事行动以缓和局势。但哈夫塔尔似乎没有停止进攻首都的意思。自从上周四(4月4日)以来,利比亚国民军便从的黎波里的多个方位向其发动进攻。此次冲突已至少造成32人死亡,50人受伤。联合国警告说,最近几天已有多人逃离的黎波里。

代表联合国支持的国民阵线(GNA)的利比亚总理法耶兹·谢拉杰上周六发表电视讲话称将保卫首都。他同时指出,为了避免流血事件,他曾向哈夫塔尔做出让步,但结果却在“背后被捅了一刀”。

联合国秘书长利比亚问题特别代表萨勒姆表示,4月14日至16日在利比亚的会谈将如期举行,除非遇到严重阻碍。这场在利比亚边境小城古达米斯举行的全国会议计划绘制一份“路线图”,以便实现利比亚全国选举。

不过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特邀研究员陶短房对界面新闻指出,此次和平会谈的实际效果恐怕有限。他分析称,哈夫塔尔相信目前是用武力打破利比亚政治僵局的好时机。联合国“一人一票”的路线图正陷入死局,最终利比亚问题的解决恐还将在战场上解决。

以下为相关采访内容,经过编辑整理:

界面新闻:卡扎菲时代后的利比亚局势如何?为什么哈夫塔尔会在最近一周突然进攻的黎波里?

陶短房:利比亚“一国两公”局面肇祸于推翻卡扎菲过程中。由于反对派派系林立、背景复杂,在共同敌人消失后便争权夺力,互相倾轧。

年以前,保守派和“国家力量联盟”都希望借助“一人一票”的选举掌权,从而推进彼此间迥异的政治诉求——前者想“教法治国”,而后者想推动世俗政治自由化。但结果却导致中央政府弱势——在年10月,时任总理扎伊丹(AliZeidan)曾在首都于光天化日之下被神秘劫持又被神秘释放。利比亚各地割据武装也因此互不相下。

几经周折,利比亚于年成立了由谢拉杰为总理、得到联合国承认的“民族团结政府”,但哈夫塔尔及其支持者拒绝承认这个政府,从而令利比亚长期陷入两个政府对峙的僵局。此次形势的恶化,则是哈夫塔尔一派自认为时机成熟,想用武力打破僵局所致。

早在年10月,当时驻守的黎波里市郊国际机场和油库的哈夫塔尔就曾闯入首都市中心议会大厦,宣布解散议会。但此举当时受到国际社会谴责,最后不得不撤出,并一度因此在政治上陷于被动,在对手反攻中丧失了的黎波里国际机场等首都周边据点和南方根据地。

但哈夫塔尔利用军队相对精锐的优势避实击虚,占领了对手原本的大本营班加西,形成僵持对峙局面。由于国际形势的变化,在随后的拉锯战中哈夫塔尔逐渐占据了优势。年夏天,国民军击退国民阵线对班加西的进攻,占领和收复了塞巴、德尔纳等要地;今年初,他们重新在利比亚南部取得优势,从东、南两面对首都构成了大包围之势。

这次的闪击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发生的,因为他觉得已经“瓜熟蒂落”,并且出其不意动手,可以抢在对手分布在各地的援军集结前占据战场主动权。

界面新闻:国民军发动本次攻击的原因或目的是什么?

陶短房:他们认为不可能靠“一人一票”解决利比亚问题,同时相信现在已经到了能靠武力解决利比亚问题、至少占据讨价还价优势的地步。

哈夫塔尔曾经长期流亡美国,被认为有中情局背景。由于担心原教旨势力坐大,原本支持“团结政府”的法国、沙特、埃及、阿联酋等都转而偏袒哈夫塔尔,而美国表面上谴责,实际上半推半就,态度复杂。

因此,哈夫塔尔认为即便自己动手,也不会遇到国际社会太大压力。

界面新闻:如何看待联合国支持的利比亚政府?它扮演了什么角色,目前掌握什么实权?

陶短房:这个所谓的“民族团结政府”实际上既不能代表利比亚民族,也不“团结”。即便按照“一人一票”原则,年选举产生的新议会也不支持这个政府。

这个政府的主要政治后盾是保守派和部分自由派的松散联合,并得到米苏拉塔、津坦(部分)和扎维耶等地割据武装、势力的支持。但这些割据势力彼此间也互不服气,是一种松散的军事和现实政治联盟,“民族团结政府”对这些实力派并无约束力。

简单说,这个“政府”缺乏代表性、统治基础和实力,即便从法理上也有很多难以自圆其说的硬伤——当然,哈夫塔尔那一方也同样如此。

界面新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日表示,美国对此“深感关切”。那么美国或其他国家将如何进行干预?

陶短房:尽管蓬佩奥4月7日发表声明,表示对哈夫塔尔方面的“单边攻势”表示“反对”和“深刻关切”,但并没有采取积极行动加以遏止,这让许多分析家相信,特朗普的真实想法是“撒手不管”、甚至默认局势发展。

此次俄罗斯也并没有表现出和美国不同的台面和台下态度:在安理会,俄罗斯代表团提出的要求是“立即停火”——他们甚至比美国人走得更远,是要求“各方”停火,而美国还谴责了率先发起攻势的哈夫塔尔一派。

虽然表面上国民阵线和“米苏拉塔帮”等得到联合国的承认,但时至今日,拿出“真金白银”支持他们的国家越来越少,屈指算来也只剩下自顾不暇的卡塔尔、土耳其,和“动口不动手”的意大利等部分欧洲国家。此消彼长,这也是国民阵线渐渐势头不济的关键所在。

界面新闻:本次冲突的国际影响是什么?

陶短房:本次冲突最突出的国际影响,恐怕就是联合国“一人一票”路线图的正式陷入死局。

在社会发展不成熟阶段,一个缺乏配套的“一人一票”很容易沦落为原教旨攫取政权的跳板,或蜕变为“一枪一票”,形成割据或寡头政治局面——而且这个被某些国际调停者奉为“万能特效药”的“一人一票”,恰好就是导致年乱局,并直接引发如今这场祸乱的导火索。

界面新闻:对未来几周或更长时间内利比亚的未来有何判断?

陶短房:联合国的有心无力和美、俄、沙特、埃及等关联方的言不由衷,很可能导致古达米斯和平会议要么无果而终,要么只能达成一纸空文,最终利比亚问题的解决,恐还得靠兵戎相见,在战场上见高低。

目前国民阵线正将米苏拉塔、扎维耶和津坦(归附本方的那一部分)各地支持本方的武装紧急调往首都,准备和哈夫塔尔决一死战。由于年哈夫塔尔“闯宫”失败,导致政治上一度被动,并授人以柄,这次他很可能不急于立即往首都市中心闯,而是会先引而不发,看形势如何再作打算。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